清河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大湾区能否带来“港青北上”浪潮?

www.gd-wiremesh.com2020-03-05

原标题:大湾区能否掀起“香港青年北上”的浪潮?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黄博宁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陈青青]

在反对派的鼓动下,一些香港年轻人参加了几个星期的示威游行。外界有很多评论说,他们把所面对的问题归咎于特区政府。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香港的发展速度逐渐放缓。一些年轻人陷入了这样的生活困境,如无法提高工资,个人成长空间小,无力支付高昂的房价。或许他们应该看得更远,而不是进行非理性的所谓“斗争”。除了这些年轻人,一个世界级的城市群正在形成。今天的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海湾地区,就像40年前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内地沿海城市一样,将为香港青年的发展提供一个更大的舞台粤港澳海湾青年协会主席李沛告诉记者《环球时报》。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香港年轻人正试图拥抱大湾区带来的无限可能。

他们为什么在这里做梦

2012年,仍在香港理工大学学习的林怡申请了一项风险基金,在香港数码港孵化器内创业,开发一个建筑智能系统。2016年,前海深圳青年梦工厂(以下简称前海梦工厂)进入林怡及其合作伙伴的视野。他们认为,尽管香港在地理、文化和业务管理方面相对容易,但仍需要更多资源和支持服务来开发智能硬件和云平台。相比之下,深圳的运营成本更低,创业氛围更浓。

前海梦想工厂于2014年正式开业,是深圳、香港、甚至亚洲和世界各地年轻人的商业基地。它最多可容纳200家企业,并规定至少有60家是港资企业。

一对来自林恒的记者《环球时报》说,深圳的孵化器比香港更成熟。「大部分人在香港创业,都是从科学园和数码港提供的孵化器开始。然而,这两个机构的运营和管理人员都有政府背景,在资金和对接资源方面为初创企业提供的援助相对有限。在前海梦工厂,孵化器由拥有不同风险资本资源和经验的公司和机构运营。他们在抓住企业家的痛点和提供支持方面做得很好。”

在前海设立办事处后,林怡的公司在香港找到客户,进行项目,并在深圳进行研发和生产。过去几年,林怡在香港积累了许多知名客户,如太古地产和恒基地产。他们计划今年下半年在珠海高新区成立另一家公司,招募内地销售和服务团队进入内地市场。

林怡给了记者几个选择珠海的理由。首先,港澳团队在珠海创业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根据珠海高新区去年年底出台的新政策,200平方米以内的办公空间只需支付1元租金就可以租到。其次,交通便利,港珠澳大桥的开通实现了“一小时生活圈”。第三,珠海靠近中山,中山是一个可以领先的市场。最后,珠海的生活和运营成本低于深圳。

麦于谦,也是在香港出生和长大的,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2017年,他和他的校友成立了路邦电力公司,专门从事动态仿生机器人的研发和制造。马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他目前的工作条件是在香港呆一两天,在海湾地区呆三四天来回跑。目前,麦金西公司在香港的总部处理算法、软件和硬件设计,而硬件组装、技术测试和机械结构已转移到大湾区。

谈到大湾区的发展优势,马说:“大湾区为提供优惠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洪为民认为,“大海湾人”的概念可能需要两代人的时间才能真正形成。像任何新事物一样,起初只有5%到8%的人尝试过。现在,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已经去了北方或者正计划去北方,然后可能有20%的人会跟着去。当规模效应出现时,大多数人会接受这个概念。

上述匿名香港学者告诉记者,改革开放以来,第三次“香港人北上”应该受到欢迎。改革开放之初,大批港商北上投资。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外国投资者在内地设立企业,聘用了许多香港职业经理人。当时,两地的物质差距和香港人对内地的担忧远远超过现在。现在,两地的互动已经进入了大众化时代,涉及的范围比以前更广,影响更深远。“机会说话。只要国家政策稳定,前人努力成功,香港人在内地的社团和协会就会形成规模和示范效应,释放影响力。注重学术、农村、亲属关系和社会关系的香港年轻人自然会到来。”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