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2019年最“苦”基金出炉 它是如何在牛市里亏20%的?

www.gd-wiremesh.com2020-03-08

  

  原标题:2019年最“苦”基金出炉,它是如何在牛市里亏掉20%的?

  来源:资事堂

  A股大牛市下,如果有基金巨亏,是不是很令人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的案例却真实发生了。

  截至12月20日,格林伯锐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在今年内已亏损逾20%,在近3000只主动偏股基金(A/C分开计算)中“稳稳垫底”。

  从净值走势看,该基金的年内净值几乎是一路随着时间跌下去。若问基民有多愁,恰似基金净值牛市“东南流”。

  

  “没赶上吃肉,但赶上了挨打”

  从基金净值可以观察到,该基金于去年末成立后,一开始是采取保守操作的。直至2月18日该基金的净值仍未超过1.01分,几乎完美错过了今年年初的股指大涨。

  2月21日后,格林伯锐开始转变观念,奋起直追,至4月初,该基金创下年内最高点1.08元。这与指数见顶是同步的。

  但非常不幸的事,’吃肉”的时候没赶上,“挨打”的时候全赶上了。

  自四月初,格林伯锐的净值随着大盘指数一起回调,迅速跌破面值,到6月12日已经跌近0.92元附近。

  此后从6月中到7月下旬,格林伯锐的净值波幅迅速收窄,接近于横的一直线。从净值波动来推测,该基金此阶段对股市的仓位暴露可能再度收窄。

  但非常不幸的是,6月中到7月初的这轮反弹,格林伯锐的基金净值也没跟上。

  “匪夷所思”的投资操作

  7月以后,“见证奇迹”的时候来了。

  从8月上旬至年末,A股市场掀起一轮稳步反弹行情,上证指数,沪深300指数,上证50等主流指数板块均有明显反弹。

  格林伯锐的净值也摆脱了“假死”的状态,开始波动。但波动方向是和大势及其他基金们相反的它开始掉头往下跌。

  而且,它的跌幅并不突然,是一步步下跌的,从8月到11月,它一口气跌破0.9元,0.85元,0.8元大关,直到11月中,才稍微止住下跌步伐。

  就这样,格林伯锐完成了偏股基金牛市里,独自下跌20%的奇迹!

  也让投资它的数百名投资者直面“欲哭无泪”的尴尬局面。

  踏错科创板投资节奏?

  格林伯锐作为一只混合型基金,它的净值下跌主要来自于组合品种的下跌。

  也就是说,当格林伯锐在三四季度内逆势净值大跌的时候,它肯定出现了组合内股票大幅逆势下跌的局面。这是怎么造成的?

  种种迹象看,格林伯锐可能是踏错投资节奏,高位买入了科创板股票。

  首先在二季报和三季报里,格林伯锐就强调了其对科创板的看好。

  下一阶段,随着科创板的出台,本基金将重点关注科创板个股的投资机会,通过深度研究,精选具有核心竞争优势的企业……(二季报)

  目前科创板整体调整幅度较大,继续下调空间有限,估值也趋近合理,本基金将继续重点配置科创板的标的。(三季报)

  三季报披露显示,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无一例外全是科创板股票。

   附图:格林伯锐三季末前十大重仓股

  

  而科创板股票,确实也在8月中旬后出现了上市以来的最大一波回调。其调整形态和格林伯锐8月份以来的净值走势,比较吻合。

  也就是说,合理的猜测是,2019年中期后,格林伯锐放弃了此前的投资策略,选择对科创板进行批量加仓,而这个相当程度上加仓导致了它后来净值的逆势下跌。

  投资风格“漂移不稳”

  格林伯锐今年以来的操作可谓“霉”到了家。但仔细观察,这样的情况并非没有来由。

  首先,据公开资料,格林伯锐基金成立于2018年11月16日,至今共发过三份季报。这几份季报的组合“变化极大”,呈现让人难以捉摸的“蛇皮走位”的投资风格。

  今年一季报中,基金经理表示,2019年1季度,基金坚守稳健投资原则,及时增加了股票仓位。在行业方面,基金主要配置了科技成长、消费和工程机械类等较为景气的行业。

  一季末,基金股票投资仓位为49.87%,前十大重仓股中,有7只为创业板股票,其余三只主板股票分别为欧菲光、潍柴动力和绝味食品。整体呈现成长股和价值股兼容并包的主流基金投资风格。

   附图:格林伯锐一季末前十大重仓股

  

  但等到二季报公布时,基金经理却指出,报告期内(第二季度),出于对风险的考虑,基金大幅降低了股票类高风险资产的投资比例,增加了固定收益类资产的投资。

  从基金资产组合情况看,二季末时,基金权益投资仓位直接降为0,同时债券投资仓位由19.08%增加至40.39%。

  而到三季末时,基金股票投资仓位又增加至28.38%,同时债券仓位降至21.59%。而且重仓股开始凸显科创特色。

  尤其令人关注的是,虽然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均为科创板股票,但每只股票占基金净值权重相差并不大,推测基金或是采取了等初始金额的投资策略。

  回顾基金今年三个季度以来的运作历程,可以发现,基金一会儿采取“自上而下”的大类资产配置思路,一会儿又采取“自下而上”精选行业和个股的投资思路,接着到又对某一特别板块做“押注”式投资。

  风格可谓“极度漂移”。

  基金经理频频更换

  风格漂移的背后可能也与基金经理频频更换有关。

  资料显示,格林伯锐自成立以来共有三位基金经理管理过。

  具体来看,基金发行时由张兴挂名,他也是自始至终一直管理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基金成立后不久,2018年12月3日,基金管理小组又迎来宋绍峰加入,今年4月16日至9月29日期间,李石曾加入管理该基金166天。

  9月30日后,李石又淡出。

  

  我们无从得知,基金经理的人数增减对于该基金实际操作的影响,但可见的是,该基金屡屡出现近乎“换脸”的投资风格变化。

  而投资风格变化背后,又导致了一系列的投资业绩的波动。乃至出现基金净值“逆势下跌”的不佳后果。

  这样的情况何以出现,如何避免,这个话题或许值得公司、同业及投资者深刻反思。

  本期责任编辑 陈嘉懿

fc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