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高福领导的CDC为何遭遇信任危机

www.gd-wiremesh.com2020-03-20

在新皇冠流行病开发者的作用下。

许多长期积累的问题已经暴露出来。

疫情爆发后疾病预防控制改革何去何从

本报记者/彭钱伟

发布时间:2020年3月2日第937号《中国新闻周刊》

2020年1月23日武汉不对公众开放,这也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成立18周年。与此同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系统迎来了继非典之后的第二次大考验,这是一次更为严峻的考验。

一周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创始人、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立明被召回,带领一批国内重点公共卫生专业人员,为相关部门提供疫情防控情况的调研和判断,以及防控技术支持。

在抗击非典的战斗中领导疾控中心的李立明,当被问及疾病控制系统的当前方向是否实现了最初的设想时,他斩钉截铁地说“不太满意”。

Surface Progress

李立明曾在美国排名第一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担任博士后研究员。他心中有一个清晰的蓝图,来构建一个什么样的疾病控制中心。2002年1月23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成立典礼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李立明从编辑部获得了2400个职位,从全国各地获得了18个商业骨干。它为疾病控制和预防机构建立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框架。即使在性传播疾病、艾滋病和结核病等目前处于空白的几个预防和控制领域,也相继建立了相应的机构。与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从传染病开始不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出生时就拥有最全面的疾病研究中心,这是一个高起点。

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市后的11个月,非典爆发,使得各级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意识到疾病控制的重要性。疫情爆发后,数百亿元的资金进入了公共卫生部门。以前很少使用的疾病控制系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杨维忠,前疾控中心副主任,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时说,他曾经是疾控中心疾病控制和应急办公室的主任。以前,人数不到10人,年度预算超过300万。非典过后,人数增加到50多人,预算增加到1亿多元。一些高水平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已经开始建造。高端设备一直在不断部署。实验室检测能力、流行病学调查能力和现场处置能力迅速提高。

因此,这就是现任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在2019年全国“两会”上所说的。当时,高福自信地对媒体说:“人们经常问我,非典会不会在过去十年左右再来?像“非典”这样的病毒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但我相信类似的“非典”事件不会再发生,因为中国的传染病监测网络系统已经建立,这样的事件不会再发生。”

高福是中国第一位担任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的院士。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成立18年来,只有三名主任。前两位导演,李立明和王宇,都有医学背景。后者担任了13年的董事。这一时期的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是2013年江苏、安徽等地爆发的H7N9禽流感疫情。

高福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荚膜病毒和结构免疫学、以流感为代表的新发和复发性传染病、重要荚膜病毒的分子进化特征、宿主相互作用方式、跨物种传播机制、病毒特异性T细胞免疫和分子识别等。新型冠状病毒属于荚膜病毒,也就是说,高福的团队恰好是中国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最权威的团队之一。

拥有8个院士头衔的高福无疑是一位成功的科学家。一位长期观察公共卫生领域的外国人评价他说:“高福,他在牛津和哈佛受过训练,非常聪明。他受到全世界同龄人的喜爱。作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领导,他是一流的。”

2011年,高福成为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2017年8月,王宇辞职

然而,随着武汉疫情的爆发,高福及其领导下的疾控中心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很多人认为疾控中心掌握了疫情信息,但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进行处理,也没有及时向公众发布。尽管疾控中心官员后来出面做了一些澄清,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在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的眼里,高福是一个乐观开朗的领导。然而,他的“乐观”言论在紧张甚至有尊严的防疫时期开始时听起来不合适。例如,在仅有的两次高福出席的新闻发布会上,他首先说“孩子不容易被感觉到”。后来,他很快被新诊断为肺炎的儿童出现的事实所驳斥。然后他补充道,“我可以拍着胸脯说这种疫苗肯定会成功。”这些评论被网民们挑出来,然后转发并反复评论。

王华,江苏省预防医学协会会长,曾任江苏省疾控中心主任、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他指出,根据《传染病防治法》,只有国家卫生行政部门及其委托的省级卫生行政机构有权公布疫情,无论是国家疾病控制中心还是地方各级疾病控制中心都无权公布疫情。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是一个决策支持组织,但无权做出决策。

疾控中心的从业者对疾控中心的尴尬处境有很大的感受。他说:与一线医生相比,疾控中心无权开处方、组织和协调,疾控中心也无权发号施令。疾控中心能做的就是配合上级的指示做好疾病的预防和控制工作,并在实验室里做好这件事。疾病得到了控制,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一线医生身上。疾病没有得到控制,董事会再次袭击了疾病控制中心。

从2003年成立之初,即2020年遭到“群体斗争”的打击,中国的疾病控制和预防发生了什么变化?

2月18日,一名孤立的轻度患者在武汉客厅收容所医院浴室的雨棚里泡脚。摄影/长江日报陈卓“大幅下降”2002年,从北京医科大学预防医学专业(现北京大学健康科学中心)毕业后,许小七来到北京市崇文区疾控中心工作。当时,它不叫疾控中心,但它有“古董”的名字,叫做崇文区卫生防疫站。卫生防疫站系统始于1953年,自1990年代以来,慢性病的预防和控制有所增加。然而,核心工作是预防和控制传染病和接种疫苗。

防疫站有两大职能,一是与健康有关的疾病监测、控制、宣传,二是行政监督,如发放卫生许可证。但在2003年,它更名为崇文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防疫站的职能分为两部分。与卫生相关的工作仍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而卫生执法和行政监督则由卫生监督站负责。

这一轮改革始于2001年。同年,国家卫生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疾病预防控制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各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的职能和任务。委托给原省、地(市)县卫生防疫站的卫生执法监督职能完全分离。集中相关卫生机构的疾病预防控制、公共卫生技术管理和服务职能,增加慢性病预防控制职能。卫生防疫站更名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管理权与之分离。

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成立之日起,这个机构就一直存在缺陷。李立明解释说,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自成立以来一直是卫生部直属的公共机构,没有行政权力。国家卫生委员会下设疾病预防控制局,是行政部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是业务部门。“那时候,我们年代

除了收入大幅下降,疾控中心的职称晋升严格按照编制比例进行限制,晋升渠道被堵塞。那几年,感觉身边的人越来越多,2014年他也搬到了企业。

对此,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曾光指出,在过去三年中,仅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就失去了多达100名中青年干部。他还透露,近年来,北京大学医学部和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的毕业生中,只有2%的人来疾病控制系统工作,其中大多数人不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但事实上,我们需要的人才是高质量的。我们需要了解国内外的发展,并有强烈的事业心。”

不仅疾病控制团队缺乏稳定性,公共卫生人员储备也处于令人担忧的境地。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郝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近年来,自愿报名参加预防医学专业的学生比例最高,不超过30%~40%,很多学生已经转学。此外,很少有预防医学专业的优秀毕业生选择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他们更喜欢去医院做医院意识、科学研究或去一些相关的辅助部门。

王说,虽然从理论上讲,全民的健康是高于一切的,是建立在一切的基础上的,但在实践中仍然很难看到它的实现。以财政支出为例,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原党委书记曾诚指出,2014年,国家“公共卫生专项资金”项目拨款为5.29亿元,但到2019年,预算下降至4.5亿元,同比下降14.9%。

2019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诸宸提出要高度重视公共机构改革中弱化疾病预防控制体系职能的风险。与此同时,他的报告指出,强调医疗而不是公共卫生保健的趋势没有得到纠正。公共卫生保健医生的数量不足,并且逐年减少。人才队伍相对薄弱,不符合“预防为主”的方针。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18年辽宁省的疾病控制改革。在省一级,保留了辽宁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但在市一级出现了不同的整合方案。例如,在沈阳,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卫生监督机构已被纳入市政卫生服务和行政执法中心。然而,在抚顺市,疾控中心也进入了大健康产业研究所。

对此,汪华说,“现在每个人都在责怪疾控中心,就像在疫苗事故发生时罢免疾控中心主任一样,这是不合理的。我们老同志开玩笑说,最好还是回到原来的防疫站,把监督和监测的职能放在一起。现在没有行政权力,一切都取决于同级卫生行政部门如何决策。”

2017年,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在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中也悲伤地说,“毕业的时间并不适合每个人。没有新的传染病或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因此,“公共卫生”和“疾病预防和控制”逐渐被社会遗忘。这是对“所有的鸟都会飞,所有的弓都藏起来”这句老话的回应。人们会在长时间无用的使用后忘记它。”

2月19日,武汉协和医院西医院,两名护士将一名重病患者从病床上拖到CT室进行检查。摄影/北京日报和冠信“改革了制度,但不仅仅是制度”,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卫生部的英文名称是“公共卫生部”,即公共卫生部。然而,我国卫生部原来的英文名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这消除了公众。事实上,国家卫生行政部门的职能应该是公共卫生,即公共卫生管理。”李立明说。然而,事实上,中国的卫生管理部门已经把大部分的重点放在管理上

然而,一位流行病学家开玩笑说,公共卫生从业者生活在一个悖论中:当一种疾病被消灭时,他们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李立明也非常强烈地感受到了这条规则:“预防医学和公共卫生实际上是一支“自毁长城”的队伍。预防工作做得越好,社会和政府部门就越不重视。”

费和平认为,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各级公共卫生组织的效率,最重要的五个要素包括:充足的资金、充足的高素质人才、与其他医疗机构的密切联系、有效的沟通以及政治支持下的技术独立。

至于最后一点,费和平解释说疾控中心是一个离总统只有两步之遥的联邦机构(由卫生部长编辑的便条隔开)。它有相当大的独立行动自由,其技术专长在美国、世界和政府内外都受到尊重。他说,“作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我已经向奥巴马总统汇报了关键的健康问题。这种与政府最高级别的直接接触赋予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权力,并确保公共卫生在国家一级得到优先考虑。

如何改革体制?许多公共卫生专家的想法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必须被赋予行政权力。就像救火一样,它在处理疫情时有自己的决策权和处置权。作为回应,李立明形象地说,“在高层建筑中灭火是不可能的。我开车去那里看看,首先请我的上司告诉我我们有什么计划。当我们的上级批准时,我们去灭火吧。“具体来说,他希望疾病预防和控制系统的改革可以参照目前的中药管理局和食品药品管理局。今后,疾病预防控制将由国务院直接管理,并将建立一个行政管理和专业技术支持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管理局,以进一步加强疾病预防控制部门在处理公共卫生事务中的作用和职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高级生命流行病学教授张style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经费多年来一直在下降,因为它是一个公共机构,没有办法从其他地方获得收入,疾病预防控制人员的收入也大幅下降因此,许多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优秀青年人才离开了这个国家。这样一支队伍能否有效控制疫情仍是个问题。

张style认为,要加强公共卫生系统的建设,就必须把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系统变成一个独立的系统,就像美国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一样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首先,可以向外界发布数据,其次,有权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开始疾病预防和控制。因此,我建议将疾病预防控制系统纳入政府轨道,成为一个独立的政府系统,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控制急性传染病和慢性疾病,以便抓住机遇,及时采取行动,将疾病从最初的萌芽状态消灭。“安徽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主任任军说,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着良好的传统,不能轻易放弃。例如,过去有一条规定,疾病控制部门的负责人必须是拥有公共卫生学士学位的专业人员。但现在看来,他们并没有坚持这条规则。

”在这种疫情下,很多干部都在现场处理了。事实上,在许多地方,最高和第二把手卫生委员会没有医学背景或公共卫生教育背景。这让我很惊讶,因为这是一个需要很强的专业知识来支持的职位。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前院长、流行病学教授蒋表示,湖北疫情的早期问题与“非专业人员从事专业工作”的现象有关。

相比之下,李立明说美国所有州的卫生主管一般都是医学博士和医学博士,这是卫生管理领域最好的学术背景据我所知,美国医学院校中约有四分之一的医生拥有医学硕士学位,这反映了对公共卫生专业及其在美国卫生保健系统中的地位和作用的重视。公众健康

费和平指出,每个国家都需要有预防、发现和有效应对疾病爆发的能力,国家越大,在这方面需要的资源就越多。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任、原重庆市市长黄最近写道,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样一个公共卫生事件造成的数万亿经济损失,因此在5到10年内投资数千亿元建立和完善国家公共卫生防疫体系是非常值得的。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写道:“中国为理解和控制这一新流行疾病做出了杰出的努力。非典过后,中国的公共卫生系统变得更加强大。像我这样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工作的人希望,就像非典使中国能够加强疾病控制和预防系统的功能以及资金投入一样,当前的形势能够导致中国公共卫生能力的又一次指数式飞跃。”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章中许给了一个化名)

责任编辑: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