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暴徒编离奇情节污蔑港警 “悲情戏”令人哭笑不得

www.gd-wiremesh.com2020-03-09

根据香港《文汇报》报道,9月7日晚,40名暴徒扰乱地铁王子站并袭击乘客,并被警方抓获。在过去的几天里,暴徒们散布谣言,说有六个人被警察“杀死并啃咬他们的脖子”,他们被“摧毁”。6日,一群暴徒前往王子车站,要求地铁交出当晚的闭路电视镜头,以“还原真相”,制造出一幕幕“悲情剧”,让人哭笑不得。暴徒还包围了警察局,侮辱了警察。他们甚至放火,封锁道路,破坏沿途的交通信号灯。他们甚至殴打市民,砸碎住宅大门。警察在清晨开始疏散。

纵向暴力派编造了非凡的阴谋来煽动敌方警察。资料来源:香港《文汇报》。

暴民说“死人”上演悲情剧

8月31日,40名暴民破坏太子港火车站并殴打乘客,被警方抓获。这些暴徒不愿被打败,一周前开始在网上散布谣言,声称有六人被警察“杀死并啃咬脖子”,并被“消灭”。这一过程被闭路电视捕捉到了,但只是被各方掩盖了。其他人将矛头指向消防处,声称现场救护车指挥官报告当晚有10人受伤,但后来更正为7人,质疑消防处更改信息的做法。

虽然警方、消防处及医院管理局已多次澄清这是造谣,但有些自称是死者丈夫、亲友的人,以及自称在警队工作的人,医院管理局、消防处及地铁公司都十分肯定地表示,“内幕消息”的意思是“确实有死人”,并威胁说6日是“前7日”,也是地铁储物监管的最后期限,呼吁网民迫使地铁公司将太子站的监管工作移交。

所以,从昨天上午10: 30开始,一个悲伤的场景在爱德华王子车站的大厅上演。首先,一个穿着黑衬衫和白裤子的年轻女孩团结一致地跪了下来。大约半小时后,另一名黑衣青年也加入进来,高呼口号,要求地铁解释。后来,一个戴着帽子和面具的女人跪下来哭了。然而,一些网民说这个“悲伤”的女人实际上是“鸠山集团”(一个以购物为名破坏社会秩序的集团)的常客。事实上,她拨打了自己的手机,并被怀疑在电话的另一端被教授“线路”。

一些网民嘲笑这些暴徒智商低,逻辑混乱。一方面,暴徒们炸毁了所有的闭路电视,现在他们正迫使地铁交出剪辑。由于已经有六人死亡,但没有亲戚或朋友报告失踪,一些人相信这种神秘和低能的故事。

包围警察局,侮辱警察,激怒他们。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地铁在昨天下午5点左右宣布关闭太子站。一大批黑人暴徒立即转移到地面,包围了旺角派出所并大声喊道:在此期间,人们加入进来,带着鲜花到车站“哀悼”。

大约一个小时后,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警察局外面,一些人不停地用激光枪射击警察局的窗户和警察,唱着更大声的改编歌曲侮辱警察来激怒他们。大量防暴警察部署在警察局,并升起了一会儿蓝色旗帜以示警告。与此同时,警察局外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被人用刀诽谤。他高举双手,谴责暴徒诽谤他。结果,他被黑衣男女殴打。有一次,白人受了伤,向一名黑人还击。防暴警察冲出警察局,劝说白人男子离开,并护送他到警察局暂避。

保险丝门进入车站并被损坏。

从晚上7点开始,暴徒们逐渐将暴力升级。除了在警察局外焚烧衣服、撒纸钱和在外墙上喷洒侮辱性语言之外,他们走出警察局封锁道路,并设立伞阵与警察对峙。一名暴徒爬上一楼拆除了警察局的闭路电视。防暴警察在报案室外面升起旗帜警告警察

晚上10点左右,警察驱散了这次行动,扫荡了内罗毕路附近的广东路,暴徒们甚至将愤怒转向了附近。目击者说,在回家的路上,一对夫妇被几个拿着垃圾桶的暴徒袭击,因为他们口头上指控了这些暴徒。那个穿红衣服的男人从附近的一个小摊上拿了一把菜刀,挥了挥。双方打得很激烈。这对夫妇打了起来,然后撤退,逃回了房子。暴徒们跑上楼梯砸碎了这对夫妇的大门,救护人员赶到将受伤的红衣男子送往医院。

直到晚上11: 00,灾难才从太子港和旺角蔓延到油麻地。大量暴徒聚集在窝打老道,封锁道路,拆除道路栏杆,封锁油麻地站入口,破坏地铁站外的灯箱,喷涂鸦,破坏玻璃。油麻地站亦于晚上十一时三十分被迫关闭,匪徒亦破坏了弥敦道运输署的闭路电视系统,并集中在油麻地及佐敦。警察在清晨开始疏散。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